当前位置:首页>学术中心>研讨与交流>正文

荷兰与日本口腔医学教育简略对比

发布时间:2014-06-26 来源:作者:方静娴 点击次数: 打印 字号:

在荷兰,口腔医学是比较热门的专业。由于荷兰的人口只有一千多万,全国只有3所大学设有口腔医学专业,其中仅有两所大学设有口腔正畸专业。相比较而言,日本设有口腔医学的学校更多,医疗科研教育水平的高低并不完全与其性质划分相对应。

学制

荷兰的牙科教育是5年制,5年毕业以后相当于我国的口腔医学硕士,可以接着读博士学位。5年毕业后获得牙科毕业证书的人可以申请口腔专科学习,而且必须经过口腔专科训练后才能获得独立行医资格。专科训练项目一般为4年,训练后才可以在这一领域独立行医;牙科毕业生可以在牙科全科医生(general dentist)指导下进入临床,但是也需要经过3~4年的训练,才可以向荷兰政府申请获得牙科全科医生的独立行医资格。口腔颌面外科医生的培养时间最长,要先上5年的牙科学,然后要修完所有6年的临床医学课程,最后还要经过4年的口腔颌面外科专科训练,才可以成为一个口腔颌面外科医生。荷兰的临床医学是6年,毕业后,也要经过4~6年的专科训练项目(不同临床医学专科有不同的学制),才可以成为临床医学的专科医生。

日本的牙科教育是6年制,毕业以后相当于我国的口腔医学硕士, 可以接着读博士学位。6年毕业后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并获得牙科毕业证书的人,可以申请口腔专科学习,经过口腔专科训练后才能获得独立行医资格,专科训练项目一般为4年。或者可通过1~2年的研修医师培训获得全科口腔医师的行医资格。

申请与学费

荷兰没有类似于我国的高考制度,要想到某一学校学习某一专业,都需要进行申请,有些专业还需要面试,有些热门专业申请和合格的人数都很多时,甚至是采用抽签的方式决定先后就读的年份。荷兰的口腔医学教育对本国人是免费的,而且国家还会为他们提供少量的生活费。

日本的国立大学考试有两次,第一次为每年一月份的国家统一考试(即中心考试),中心考试过关后,二、三月份将进行第二次考试,由各所国立大学各自出题。学杂费和书费都由个人负担,国立医学院校 6 年学费大约为350万日元,而私立医学院校 6 年学费约为2 000万 ~ 5 000万日元。对于家庭年收入低于 600 万日元的学生可申请减免,而成绩优秀的学生也可申请各种财团奖学金。

临床型与科研型

荷兰口腔医学临床型学生与科研型学生的划分在申请时就已决定,因此二者在入学后进行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教育,这样的划分不仅仅限于口腔医学领域,整个医学领域都是如此。临床型学生几乎没有工资收入;科研型学生(在荷兰都叫Ph D)有很高的工资收入,已经是工作人员,这是荷兰政府的规定。

口腔医学科研型学生完全不在临床学习,毕业后有博士学位,但是不能够成为口腔专科医生。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在荷兰要获得博士学位,必须在SCI收录的专业期刊上发表4篇以上的文章,而且必须是与自己科研有关的,有些学校达到这一要求后甚至不需要论文答辩就可以毕业。科研型学生的文章要求非常严格,而学制要求并不一定是 4 年。有些临床型学生在专科训练阶段也进行了科研,并且发表了1~2篇SCI收录的文章,他们就可以申请进行2年的科研型学习,2年内继续在同一研究领域做研究并完成2~3篇SCI收录的文章后,就可以获得博士学位。口腔正畸学临床型学生与科研型学生在入学1年后还有一个严格的评估,大多数学生都能够通过评估,NN 通不过的则会被淘汰。

口腔医学临床型学生的学习都是围绕临床方面进行的,例如每个正畸学临床型学生要治疗40例新患者,30例旧患者,以及30例保持患者。每例正畸新患者的治疗计划讨论会,要求同年级的每个临床型学生参加。此外,几乎每天都安排有学习活动,这些活动包括每周一次的文献学习、病案讨论和各种专题系列讲座。高年级临床型学生还要完成一项临床课题,学习任务是很重的。经过4年学习后,在毕业前要通过由荷兰正畸专科委员会组织的考试,考试包括口试,20个病例的陈述与展示,以及研究的陈述。毕业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成为开业医师。在荷兰大约80%的牙医有自己的诊所或与人合伙经营的诊所,15%做兼职牙医,另外5%受雇于政府或正在大学接受职业训练。奈梅亨大学正畸教授年薪是8万多欧元,而荷兰正畸开业医生的平均年收入大概是14万欧元。

日本口腔医学博士临床型和科研型的划分主要在入学时即已确定,但在保证充足的科研或临床治疗时间基础上,临床型学生需要进行相关方向的科学研究,而科研型学生在完成相关课题研究时也可在临床治疗收集病例,为专科医师考试做准备。在各专业专科医师的培训过程中,口腔正畸科医生的培养时间相对最长,日本正畸协会的认定医师(即可挂牌独立进行专科治疗的医生),通常需要至少在大学的正畸科工作学习5年以上,提交10个病例(其中2例参加提问性的面试)并提交论文1篇,因而毕业时间通常需要7~8年。国立医院的医师通常在大学医院就职的同时,每周还有一天在院外定点医院治疗。日本九州大学医学部教授的年薪大约为1 500万至2 000万日元,不过近年由于经济不景气,工资补贴也在不断下调。

师资

在荷兰,教授并不具体指导临床型与科研型学生,而是负责招聘临床和科研指导教师,还要负责挑选临床型与科研型学生。学校的师资也分为临床和科研两部分。临床的指导教师不做科研,他们的工资与职位挂钩,在医院看病人只是为了教学。每个临床型学生在临床的各个方面都有专人进行指导,而且获得的培训机会是均等的。临床型学生没有行医权,他们是在教授名义下接诊患者,教授对所有患者负责。负责科研部分的教师则不从事临床工作,他们负责科研型学生的指导,除了讲授科研方面的课程,他们自己也亲自做实验和写文章。他们还要负责科研课题的申请。荷兰的口腔医学教育,对学生和教师在临床和科研上进行了严格的分工,这是荷兰口腔医学教育中非常显著的特色。

在日本,教授参与了很多工作的决策和制定的具体环节,并反向监督整个工作的运行状况,而具体的实施则由各级别和岗位的教职员工完成。在临床科室中,担任大学教员(助教及以上职位)职务的医生既承担一定工作时间的临床治疗工作,也具体参与到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授课、实习、科研课题设计以及基金课题申请、实验操作和写文章的过程之中。而临床医生只负责临床治疗、本科生的实习指导工作及部分临床课题的辅助研究。通过每周至少一次的临床病例讨论会,教授和外来医局长(即临床每日工作的具体事项负责人)会清楚地掌握每位就诊患者的情况和治疗进展,并对治疗过程中的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和状况提前进行相应的讨论和分配。因而参与临床工作的大学教员通常必须工作很长时间来完成各项繁琐的工作,而只负责参与临床治疗的医护人员通常可以朝九晚五准点上下班。

会员评论

我要评论:
【关闭页面】